Muse Chan

INSPIRATION WORKSHOP 

​靈 感 啟 動 攝 影 工 作 坊

​Since 2009

塑 光 者 的 筆 記 本

       Muse Chan 畢業於香港大一設計學院,曾任職多媒體設計總監,從事美術設計行業超過13年。於2006年成立Muse Muse Photography 婚紗及人像攝影公司,2009年開始教授婚紗攝影班 Muse Inspiration Workshop International 並全香港及國際定期舉辦婚紗攝影教學,國家地區包括香港、澳門、廣州、美國、意大利、土耳其、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台灣、印尼等等,攝影師學生已超過1,000人。

Muse 是現任丹麥專業中片幅相機飛思PhaseOne 以及Capture One 軟件的國際代言人,他更曾經為多個知名品牌作代言人及大使身份,合作品牌如瑞典知名專業閃光燈品牌Profoto 、Eizo 專業顯視器、Epson 專業打印機、Ilford 專業打印紙材等等。

       仍然深刻記得我是小學生時,爸爸帶我逛國貨公司,其中有家魔術 店,一個魔術師正在表演魔法。他揮動手中的紅絲巾,我一眨眼, 絲巾就從他手中變走了;魔術師另一套魔法是把兩個沒有缺口的圓 形鐵環,要麼扣上,要麼就分開,變得簡直出神入化。我當時看得 目瞪口呆,爸爸見我有興趣,便買了一套魔術道具給我,那魔術師 即時教曉我如何變這套魔法。

那天回家後,我興奮地立即試玩,但只是變了幾次,我便放下了那 套魔術道具了。因為當我知道魔法背後的秘密和竅門後便非常失 望,原來這些魔法的原理是這樣的簡單和無聊。

是的,我當時竟把變魔法的重點放在拆解其背後秘密這一點上面, 而非如何熟練好使用道具、掩眼法和表演技巧上面,所以我到今天 仍然連一個最簡單的小魔法都變不出來。後來我才明白變魔法最有 趣的並不是其原理,而是表演過程和演繹模式。我發現,對於表演 魔術,我只是一個好奇者,只想得知魔法背後的秘密,而並真正喜 歡和享受這個玩意。 

出色的攝影師跟出色的魔術師一樣,會令觀看者充滿很 多問號,他們希望從攝影師身上窺探到什麼秘密,但我 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就算你得知了所有秘密,如果你不 花時間去練習,不花精神去實踐,不花心思去將秘密融 入到自己的技巧再用你自己的方式演繹出來,你永遠無 法拍攝出一樣具震憾性的照片。

攝影師的魔法可以是佈光方法,可以是器材,但相信最 多人感好奇的一定是影像後製部份了。的確,後製部份 非常重要,就像烹飪中食物調味的部份,若急略了調味 部份,就算給你最好的食材也是徒然。

攝影前期和佈光就是準備好的最佳食材,後製便是調味 部份,而真正的魔法秘密就是調味料,即後製軟件的調 較。出色的廚師,往往懂得運用簡單的調味料將最佳食 材調好味道,最後創造出美味的佳餚料理。

 

*( 文章節錄自Muse Chan 十周年著作 「The Paths of Light」 )

         做一個有使命感的老師

 

       教人像攝影將快十年了,以前都是主要教學生如何運用小閃燈婚紗人像創作,到近幾年發現學生們對燈光/光線的知識了解特別貧乏,所以近年教授的內容都特別以光線知識和邏輯思維為主,也發現學生們也特別對燈具器材感興趣,包括如何觀察四周的光線質量與角度型態,如何配合自然光與人造光源和怎樣使用閃光燈和塑光工具等等的內容,情況就是越是比較進階的課程內容便越多人參加。不少學生喜歡比較那些器材比較強和比較勝價比等等。

 

 

坦白說認識我長一點時間的人都會知道其實我自己並不是器材發燒者,器材對我來說本來就只是一個工具,個人偏好某些品牌是有的,但是最重要的是如何可以用攝影來做攝影,而同時能夠保留美感、情感、創意、氣氛和成像質素才是最難的。但說到底學生們其實可能最缺乏的就是如何把主角人物拍好。對,就是拍攝人像的最基本。一切燈光的技巧和器材優化其實已經是後話。

 

 

市場和潮流每天都在變化,婚攝市場上開始強調創意,浮誇的拍攝。但當中不少的作品卻完全忽略了人物的美感和光線的質素。簡單說就是缺乏遣和感。而那類型的攝影師都自辯說:「我的藝術家,不是攝影師」。所以不要管我用了多少後製,更不要說什麼光質素和人物的型態美感。這個年代婚攝創意才是主導!聽到我傻眼了。可能在某程度上這種想法都是可以的,因為藝術根本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反正大部分人都只是用手機看照片和影片,有誰會理會作品的品質?相信一切最真實的情況都只有攝影師自己才能知道。但最重要的是到底學生們知不知道自己應該走那一個方向和定位目標才是適合自己。

 

 

在二十年前我已經教育音樂,現在變為教授攝影,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轉變,但用心教育的心態卻沒有改變過。我很緊張每一個學生,他們選擇來上我課,我都負起了一個重任,希望能把自己的心法和經驗都分享給他們,以免他們像我以前多走了不少冤枉的路,希望能令學生們往後的路可以比較好走。我幫助大家打開攝影的大門,不强調要模仿誰人,我分享的都是作為一個攝影師最需要的基本,也是最重要的提示,往後的路可以任由他們自由發揮和發展。

 

 

雖然我平常不多喜歡說話、應酬和説笑,但是每當課程過後,有空時其實我都會靜靜的四處看看學生們最近的作品,看看他們有沒有進步,有沒有把學會的東西實踐出來,從他們的作品中尋找他們的思維。坦白說有時都會覺得很失望,當然有部份慢慢看到改變甚至有一個大幅度的改善,實在是非常高興!有時候如果他們在我自己開的媒體平台上分享作品的話,我都會毫不留情地給予一些評語,有讚當然會有彈吧!的確這樣是會令投放作品的人越來越少,但是試問坊間有多少老師在課堂後仍然願意給予意見和評語學生呢,其實我只想做好一個有責任感和使命感的老師吧。

攝 影 師 的 魔 法

Muse Chan - Tutor & Director